zhongyang359

我是钟杨。又名刀厂哦括弧笑。


绝不变成我所厌恶的那类人。

——钟杨。









免费约头像稿啦








为了给自己寒假找点事做,打算再约十份左右的稿








水平大概如图








虽然目前水平不怎么样,但是一直在进步








最好是同人图,或者要求很详细的原创








约过的老铁们不能再约哦otz








我会在寒假里都画完的_(:з)∠)_








相信我,我啥都能咕就画画没咕过








• ・*・:≡( ε:)
















我说的免费约头像稿是真的…!




企鹅号找我…1437232688


占tag致歉啦


_(:з)∠)_

emmm

把很久很久以前的草稿翻出来细化上色了

是新的上色尝试…


是波特

每日一问

这对cp叫什么


很草的图…_(:з)∠)_

画技不好


李书文×政哥哥

好的,我单方面宣布,李老头跟我们的政哥哥🔒了


钥匙我自己吞了


150年啊呜呜呜呜呜舍不得睡去,只想陪在陛下身边


这是什么绝美爱情呜呜呜呜呜呜呜


虽然非常清楚的知道,一百五十年与两千二百年比起来微若萤火,还是禁不住想伸出手去


尽力的往前,只想离他更近、陪他更久


还有几张对话我没截到(才不会说因为在吃外卖没手截图)


呜呜呜呜真的太好了,这种低微却比谁都深沉的感情


我爱着他,哪怕清楚他身边根本不缺我一个。他对我颔首,我则用我这微不足道的身躯,燃烧所得的米粒之光,为他照亮眼前的一厘毫光,如此便心满意足了。


惹,绝美爱情,痛哭流涕






这对cp名儿叫啥啊呜呜


我控制不住我的笔了呜呜呜呜呜呜(不你不想)

【锤基】失语症


*时间线在复联三之后

*本来只是想记梗写着写着就变成了…_(:з)∠)_意识流的这么一长段东西

*ooc,真实意识流,几十分钟趁着有动力赶的,语句啊表达啊什么的,可能有点奇怪otz





thor有点踌躇的站在床幔外面,好像薄薄的纱帐那头,睡着一位娇贵的公主,一点点多余的响动都能震碎他脆弱的躯体。

他频繁的摆弄他的手指,这双大手上满是细密的疤痕与老茧,这些都是他勇武的勋章。不过确实不太好看,他的视线越过绞紧的两只手,活像一个焦急地等在妻子产房外的丈夫,专注的盯着自己的脚尖。

着阿斯加德传统裙装打扮的侍女,从半透且极尽华丽的纱幔后转出来,对thor轻轻摇摇头。thor却没有露出失望的神色,反而像终于放下了什么重负一般,慢慢的呼出一口气,朝那位侍女点点头,像来时那样,悄悄的转出这间坟冢似的卧房。


哗啦哗啦的流水声。

现任阿斯加德的王,正对着镜子洗漱。他闭着眼睛,眼窝很深,短且乱窜的胡茬跟嘴唇上沾满了白色的泡沫。眼睑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,只留下一道很淡的痕迹,马上即将转换为他值得骄傲的勋章之一。头发仍是短短的板寸——从那天开始,一直保持着这个造型。

thor额间黑沉沉的,牙刷粗暴的在嘴里划来划去。忽然间,他停下了动作。那一小块硬塑料质地的牙刷尖端,直直的划进了他的牙龈。身为阿斯加德神族之王,这等玩意本不该对他造成任何伤害,大概是用力过猛吧,thor最近总是控制不太好他的力量。他皱着眉头吐出一口粉色的泡沫,打开旋钮冲掉了它们,又连含好几口水来漱口,可吐出的水里还是带着血丝。淡淡的血腥味从半掩的门缝里飘了出去,候在外面的侍女显然察觉到了,脚步声渐渐靠近浴室,少女的声音怯怯的响起:“陛下?”

thor怔怔的看着自己手,那支作为罪魁祸首的牙刷正静静的躺在手掌上,尖端还带着刺眼的血迹。




thor在阿斯加德皇族的花园里彷徨。

这儿是他小时候的乐园,他在这里学习了最初的战斗技巧,玩耍,度过他最幸福的、梦幻般的童年时光。

花园里静悄悄的,边上栽种了一圈果树。空气中弥漫着齁甜的香味,像从枝头上自然坠落的沉甸甸的蜜桃,烂熟的果肉与汁水四溅,引来一群蚊蝇环绕飞舞——是狂欢的盛宴的终末,人类与食尸鬼一同饕餮的甜腻气息。

thor在小径间漫无目的穿行,灌木丛都修剪得很整齐,翠色的叶子被夕阳蒙上一层不真实的金色毫光,就像某种华贵的浮雕。在灌木丛的尽头,是一座喷泉,它是整座花园的正中心,thor看见喷泉顶端女神雕像的桂冠上,停着一只白鸟。

哗啦啦…水流从女神高举的双手间流泻而下,盛进一方莲花似的石台,再均匀的从花瓣的缝隙间,飞入托着石台的四位武士脚所踩着的池子里。

thor在喷泉边沿坐下。这里视野开阔,从这里可以直直的看见阿斯加德的地平线。他看见火球一般的太阳,缓慢且不可阻挠的一寸寸下沉到海平面以下。天空、云幔,与海面,都被它染成火红色。它们连成一片,像极了从地极升起来无边的业火,火舌舔舐着海面,沿着天空的边界,把整个世界卷入其中。

喷泉旁边有一棵高大的无花果。火光一点点的沉没在水面之下,树影也越拉越长,终于,thor全身都隐没在黑暗中。高低错落的建筑群间,精灵似的冷蓝色星火依次亮起,thor能模模糊糊看见皇宫的轮廓。他忽然闻到无花果的清香,那淡雅的气息,竟然暂时压下了糜烂的蜜桃气味。

有一枝无花果垂到thor额前。从浓密的叶间,溜出来一条可爱的小蛇,它修长的身体缠绕在枝子上,小巧的脑袋却垂下来,直到与thor的视线撞了个正着。这小蛇眼睛骨碌碌转动,嘶嘶吐着信子,分叉的舌尖几乎触到thor的鼻尖。一人一蛇就这样静静的互相打量,身后的喷泉仍在不知疲倦的流动,那股子烂熟蜜桃的香气又悄悄的翻涌起来。

星星们运转到天穹的正中央,小蛇倏地窜回了无花果浓密的树冠。thor猛的站起来,下意识伸出手想抓住它,却扑了个空。身后远远的传来侍女的声音。

“陛下…陛下……”



thor在会议室的桌子上睁开眼睛,有人一直在叫他,喊他的不是侍女,喊的内容也不是陛下,而是他的名字。他伸展了一下僵硬的身体,转过脖子。噢,是娜塔莎。黑寡妇正担心地看着他,手掌安抚性地放在他的背上。

thor后知后觉地感觉到嘴里的血腥味,照了一下会议室光可鉴人的桌面,才发现自己正紧紧的咬着自己的舌尖,血沫从嘴角溢出来,看起来相当可怖。他费了一番工夫才重新掌握下颌的控制权,终于成功放开可怜的舌尖。thor礼貌性地侧身让开娜塔莎的手掌,对她露出一如往常的带些傻气的微笑,径直推门走进了盥洗间。他漱了口,把那恶心的血气扫荡一空,又抹了把脸。

这下总该清醒了。thor烦躁的抓抓头发,他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又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梦。离那件事情后已经过去了足足三个月,这些光怪陆离的梦境从那天起就一直纠缠着他。

很多时候thor几乎分不清当前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。他尝试了各种方法,就是摆脱不了它们,他也不愿告诉娜塔莎等人,这样只会增加他们额外的负担。当然,另外还有一个原因,也限制了thor表述的欲望。

——身为阿斯加德的国王、雷神、复联成员之一的thor,已经失语了整整三个月。

——他无法用自己的嗓子发出任何声音。


thor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衣领,手指埋进领口里侧,神情略微有点憔悴。

他忽然掐住了自己的喉咙。







大概会有后篇……?其实有没有后篇也无所谓了……(被打)我最近几天会尽量赶出来的……!!!(如果有灵感的话…!)被再次暴打()• ・*・:≡( ε:)


希望大家看得愉快

厚颜无耻求一下评论()

大概还是希望有人能够体会到我想表达的那种精神状态吧()

(如果真的表达出来了并且被各位接收了那就真是太好乐!_(:з)∠)_)

虚假的画手,以及虚假的年末总结

从七月十五号才正式买本子拿铅笔画画

合计画了450页或者更多的图

八月中旬附近开始正式接触板绘

现在也非常依赖抖动修正这种电脑帮你画线条的作弊方法

手绘非常非常烂

p2是十一月第一次试马克笔上色

p3是前几天乱涂的手绘,全是闪闪

等等…

突然想到幼年政哥哥…


那岂不是毛毛虫嘛……

_(:з)∠)_

_(:з)∠)_

能看清字吧……(大概


纽约守护者、你们的好朋友——蜘蛛侠

旧金山守护者、坏蛋克星毒液

两位守护者

历史性的相遇


嘎嘎嘎嘎嘎


大概是这样的一个脑洞

无字版p2


“如果与毒液做邻居”的系列沙雕脑洞


一戳这儿




_(:з)∠)_






毒液:城市守护者




p1几重玩梗




那个华农兄弟的表情包是我自己p的!(骄傲!)




表情包p3




p2仍然是幼儿园水平的连环画,莫得啥完成度




博君一笑w



梗源p2p3p4


_(:з)∠)_

感觉很好玩就画了


字丑注意

完成度低注意